太上感應篇

太上感應篇

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

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算。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月晦之日,灶神亦然。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算。其過大小,有數百事,欲求長生者,先須避之。

是道則進,非道則退。不履邪徑,不欺暗室;積德累功,慈心於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懷幼;昆蟲草木,猶不可傷。宜憫人之凶,樂人之善;濟人之急,救人之危。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長;遏惡揚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寵若驚;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

所謂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神靈衛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欲求天仙者,當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當立三百善。

苟或非義而動,背理而行;以惡為能,忍作殘害;陰賊良善,暗侮君親;慢其先生,叛其所事;誑諸無識,謗諸同學;虛誣詐偽,攻訐宗親;剛強不仁,狠戾自用;是非不當,向背乖宜;虐下取功,諂上希旨;受恩不感,念怨不休;輕蔑天民,擾亂國政;賞及非義,刑及無辜;殺人取財,傾人取位;誅降戮服,貶正排賢;凌孤逼寡,棄法受賂;以直為曲,以曲為直;入輕為重,見殺加怒;知過不改,知善不為;自罪引他,壅塞方術;訕謗聖賢,侵凌道德。

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願人有失,毀人成功;危人自安,減人自益;以惡易好,以私廢公,竊人之能,蔽人之善;形人之醜,訐人之私;耗人貨財,離人骨肉;侵人所愛,助人為非;逞志作威,辱人求勝;敗人苗稼,破人婚姻;苟富而驕,苟免無恥;認恩推過,嫁禍賣惡;沽買虛譽,包貯險心;挫人所長,護己所短;乘威迫脅,縱暴殺傷;無故剪裁,非禮烹宰;散棄五縠,勞擾眾生;破人之家,取其財寶;決水放火,以害民居;紊亂規模,以敗人功;損人器物,以窮人用。

見他榮貴,願他流貶;見他富有,願他破散;見他色美,起心私之;負他貨財,願他身死;干求不遂,便生咒恨;見他失便,便說他過;見他體相不具而笑之,見他材能可稱而抑之。

埋蠱厭人,用藥殺樹;恚怒師傅,抵觸父兄;強取強求,好侵好奪;擄掠致富,巧詐求遷;賞罰不平,逸樂過節;苛虐其下,恐嚇於他;怨天尤人,呵風罵雨;鬥合爭訟,妄逐朋黨;用妻妾語,違父母訓;得新忘故,口是心非;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惡語,讒毀平人;毀人稱直,罵神稱正;棄順效逆,背親向疏;指天地以證鄙懷,引神明而鑒猥事。

施與後悔,假借不還;分外營求,力上施設;淫慾過度,心毒貌慈;穢食餧人,左道惑眾;短尺狹度,輕秤小升;以偽雜真,採取姦利;壓良為賤,謾驀愚人;貪婪無厭,咒詛求直。

嗜酒悖亂,骨肉忿爭;男不忠良,女不柔順;不和其室,不敬其夫;每好矜誇,常行妒忌;無行於妻子,失禮於舅姑;輕慢先靈,違逆上命;作為無益,懷挾外心;自咒咒他,偏憎偏愛;越井越灶,跳食跳人;損子墮胎,行多隱僻;晦臘歌舞,朔旦號怒;對北涕唾及溺,對灶吟詠及哭;又以灶火燒香,穢柴作食;夜起裸露,八節行刑;唾流星,指虹霓;輒指三光,久視日月;春月燎獵,對北惡罵,無故殺龜打蛇…如是等罪,司命隨其輕重,奪其紀算。算盡則死;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

又諸橫取人財者,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漸至死喪。若不死喪,則有水火盜賊、遺亡器物、疾病口舌諸事,以當妄取之值。

又枉殺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殺也。取非義之財者,譬如漏脯救饑,鴆酒止渴;非不暫飽,死亦及之。

夫心起於善,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或心起於惡,惡雖未為,而凶神已隨之。其有曾行惡事,後自改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久久必獲吉慶;所謂轉禍為福也。故吉人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胡不勉而行之?

中庸 第一章

中庸

第一章

原文: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者也,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

白話文:上天賦於人的氣稟叫做性,順著本性去做叫做道,修明道的本末無偏私,就是教化。這個道是片刻不可離開的啊!如果可以離開,那就不是正道了。所以,君子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也要警戒謹慎,在人聽不到的地方也常惶恐畏懼。沒有比隱暗處更顯現的,也沒有比細微處更顯著的,所以君子在獨處時特別謹慎。喜怒哀樂的感情在沒有發動前,叫做中;如果情感發出後都合乎節度,叫做和。中,是天下事物自然的本體;和,是天下人人共行的道路。能夠完全達到中和的地步,天地便可安居正位,萬物便可順遂生長了。

金匱要略 果實菜穀禁忌并治 二十五

果子生食生瘡。

果子落地經宿,蟲蟻食之者,人大忌食之。

生米停留多日,有損處,食之傷人。

桃子多食令人熱,仍不得入水浴,令人病淋瀝寒熱病。

杏酪不熟,傷人。

梅多食,壞人齒。

李不可多食,令人臚脹。

林檎不可多食,令人百脈弱。

橘柚多食,令人口爽,不知五味。

梨不可多食,令人寒中,金瘡,產婦,亦不宜食。

櫻桃杏多食,傷筋骨。

安石榴不可多食,損人肺。

胡桃不可多食,令人動痰飲。

生棗多食,令人熱渴,氣脹。寒熱羸瘦者,彌不可食,傷人。

食諸果中毒,治之方:

豬骨燒灰,上一味,末之,水服方寸匕。亦治馬肝漏脯等毒。
木耳赤色,及仰生者,勿食。菌仰卷及赤色者不可食。

食諸菌中毒,悶亂欲死,治之方:

人糞汁飲一升,土漿飲一二升,大豆濃煎汁飲之。服諸吐利藥,并解。
食楓柱菌而哭不止,治之以前方。

誤食野芋,煩亂欲死,治之以前方。

蜀椒閉口者有毒,誤食之戟人咽喉,氣病欲絕。或吐下白沫,身體痺冷,急治之方:

[肉桂,煎汁飲之,飲冷水一二升。或食蒜,或飲地漿。或濃煮豉汁飲之。並解]。
正月勿食生蔥,令人面生游風。

二月勿食蓼,傷人腎。

三月勿食小蒜,傷人志性。

四月、八月勿食胡荽,傷人神。

五月勿食韭,令人乏力氣。

五月五日勿食生菜,發百病。

六月、七月勿食茱萸,傷神氣。

八月、九月勿食薑,傷人神。

十月勿食椒,損人心,傷人脈。

十一月、十二月勿食薤,令人多涕唾。

四季勿食生葵,令人飲食不化,發百病,非但食中,藥中皆不可用,深宜慎之。

時病差未健,食生菜,手足必腫。

夜食生菜,不利人。

十月勿食被霜生菜,令人面無光,目澀心痛,腰疼,或發心瘧,瘧發時手足十指爪皆青,困萎。

蔥韭初生芽者,食之傷人心氣。

飲白酒食生韭,令人病增。

生蔥不可共蜜,食之殺人,獨顆蒜彌忌。

棗和生蔥食之,令人病。

生蔥和雄雞、雉、白犬肉食之,令人七竅經年流血。

食糖蜜後,四日內食生蔥蒜,令人心痛。

夜食諸薑蒜蔥等,傷人心。

蕪菁根多食之,令人氣脹。

薤不可共牛肉作羹食之,成瘕病,韭亦然。

蓴多病,動痔疾。

野苣不可同蜜食之,作內痔。

白苣不可共酪同食,作蠹?蟲。

黃瓜食之,發熱病。

葵心不可食,傷人;葉尤冷,黃背赤莖者勿食之。

胡荽久食之,令人多忘。

病人不可食胡荽及黃花菜。

芋不可多食,動病。

妊婦食薑,令子餘指。

蓼多食,發心痛。

蓼和生魚食之,令人奪氣,陰咳疼痛。

芥菜不可共兔肉食之,成惡邪病。

小蒜多食,傷人心力。

食躁式躁方:豉濃煮汁飲之。

鉤吻與芹菜相似,誤食之,殺人。解之方:

[薺尼八兩,
上一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溫二服。鉤吻生地傍無他草,其莖有毛者,以此別之。]
菜中有水茛菪,葉圓而光,有毒,誤食之,令人狂亂,狀如中風,或吐血,治之方:

甘草煮汁,服之即解。
春秋二時,龍帶精入芹菜中,人偶食之為病,發時手青腹滿,痛不可忍,名蛟龍病,治之方:

硬糖二、三升 上一味,日兩度,服之,吐出如蜥蜴三五枚,差。
食苦瓠中毒,治之方:黎穰煮汁,數服之解。

扁豆,寒熱者,不可食之。

久食小豆,令人枯燥。

食大豆等,忌啖豬肉。

大麥久食,令人作癬。

白黍米不可同飴蜜食,亦不可合葵食之。

荍麥麵,多食令人髮落。

鹽多食,傷人肺。

食冷物,冰人齒。食熱物,勿飲冷水。

飲酒,食生蒼耳,令人心痛。

夏月大醉汗流,不得冷水洗著身,及使扇,即成病。

飲酒大忌炙腹背,令人腸結。

醉後勿飽食,發寒熱。

飲酒食豬肉,臥─稻─中則發黃。

食飴多飲酒,大忌。

凡水及酒,照見人影動者,不可飲之。

醋合酪食之,令人血瘕。

食白米粥勿食生蒼耳,成走疰。

食甜粥已,食鹽即吐。

犀角攪飲食,沫出,及澆地墳起者,食之殺人。

飲食中毒煩滿,治之方:

[苦參三兩,苦酒一升半。上二味,煮三沸。三上三下,服之,吐食出即差。或以水煮亦得]
又方:犀角湯亦佳。]
貪食、食多不消,心腹堅滿痛治之方:

[鹽一升,水三升,上二味,煮令鹽消,分三服,當吐出食,便差。]
礬石生入腹,破人心肝,亦禁水。

商陸,以水服,殺人。

葶藶子,傅頭瘡,藥成入腦,殺人。

水銀入人耳及六畜等,皆死。以金銀著耳邊,水銀則吐。

苦楝無子者殺人。

凡諸毒,多是假毒以投,無知時宜煮甘草薺尼汁飲之,通除諸毒藥。

身體需要的營養成分

身體需要6種必需營養素來正常運作。營養素是生命和健康所必需的食物中的化合物,為我們提供能量,修復和生長的基石以及調節化學過程所必需的物質。

有六種主要營養成分:碳水化合物(CHO),脂類(脂肪),蛋白質,維生素,礦物質,水。

看看哪些食物組是以下各項的主要來源?

蛋白質:肉類,乳製品,豆類,堅果,海鮮和雞蛋
碳水化合物:意大利面,米飯,穀物,麵包,土豆,牛奶,水果,糖
脂類(最常見的脂肪):油,黃油,人造黃油,堅果,種子,鱷梨和橄欖,肉類和海鮮
維生素:常見的維生素包括水溶性B族維生素和維生素C以及脂溶性維生素A,D,E和K.

水果和蔬菜通常是維生素C和A和葉酸(B族維生素)的良好來源
穀物和穀物通常是B族維生素和纖維的良好來源
全脂乳製品和蛋黃通常是脂溶性維生素A,D和E的來源
牛奶和蔬菜或大豆油通常是維生素K的良好來源,其也可以通過腸道細菌合成
礦物質:(鈉,鈣,鐵,碘,鎂等):所有食物都含有某種形式的礦物質。
牛奶和乳製品是鈣和鎂的良好來源
紅肉是鐵和鋅的良好來源
海鮮和蔬菜(取決於生產它們的土壤)通常是碘的良好來源
水:作為飲料和許多食物的成分,尤其是蔬菜和水果。

傷寒論 傷寒例

傷寒論

傷寒例

東漢 張仲景

《陰陽大論》云:春氣溫和,夏氣暑熱,秋氣清涼,冬氣冷冽,此則四時正氣之序也。冬時嚴寒,萬類深藏,君子固密,則不傷於寒。觸冒之者,乃名傷寒耳。其傷於四時之氣,皆能為病。以傷寒為毒者,以其最成殺厲之氣也。

中而即病者,名曰傷寒;不即病者,寒毒藏於肌膚,至春變為溫病,至夏變為暑病。暑病者,熱極重於溫也。是以辛苦之人,春夏多溫熱病,皆由冬時觸寒所致,非時行之氣也。

凡時行者,春時應暖而復大寒,夏時應大熱而反大涼,秋時應涼而反大熱,冬時應寒而反大溫,此非其時而有其氣。是以一歲之中,長幼之病多相似者,此則時行之氣也。

夫欲候知四時正氣為病,及時行疫氣之法,皆當按斗曆占之。九月霜降節後,宜漸寒,向冬大寒,至正月雨水節後,宜解也。所以謂之雨水者,以冰雪解而為雨水故也。至驚蟄二月節後,氣漸和暖,向夏大熱,至秋便涼。

從霜降以後,至春分以前,凡有觸冒霜露,體中寒即病者,謂之傷寒也。九月十月,寒氣尚微,為病則輕;十一月十二月,寒冽已嚴,為病則重;正月二月,寒漸將解,為病亦輕。此以冬時不調,適有傷寒之人,即為病也。其冬有非節之暖者,名曰冬溫。冬溫之毒,與傷寒大異,冬溫復有先後,更相重沓,亦有輕重,為治不同,證如後章。

從立春節後,其中無暴大寒,又不冰雪,而有人壯熱為病者,此屬春時陽氣,發於冬時伏寒,變為溫病。

從春分以後至秋分節前,天有暴寒者,皆為時行寒疫也。三月四月,或有暴寒,其時陽氣尚弱,為寒所折,病熱猶輕;五月六月,陽氣已盛,為寒所折,病熱則重;七月八月,陽氣已衰,為寒所折,病熱亦微。其病與溫及暑病相似,但治有殊耳。

十五日得一氣,於四時之中,一時有六氣,四六名為二十四氣也。然氣候亦有應至而不至,或有未應至而至者,或有至而太過者,皆成病氣也。但天地動靜,陰陽鼓擊者,各正一氣耳。是以彼春之暖,為夏之暑;彼秋之忿,為冬之怒。是故冬至之後,一陽爻升,一陰爻降也。夏至之後,一陽氣下,一陰氣上也。斯則冬夏二至,陰陽合也;春秋二分,陰陽離也。

陰陽交易,人變病焉。此君子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順天地之剛柔也。小人觸冒,必嬰暴疹。須知毒烈之氣留在何經,而發何病,詳而取之。是以春傷於風,夏必飱泄;夏傷於暑,秋必病瘧;秋傷於濕,冬必咳嗽;冬傷於寒,春必病溫。此必然之道,可不審明之。

傷寒之病,逐日淺深,以施方治。今世人傷寒,或始不早治,或治不對病,或日數久淹,困乃告醫。醫人又不依次第而治之,則不中病。皆宜臨時消息制方,無不效也。今搜採仲景舊論,錄其證候、診脈、聲色,對病真方有神驗者,擬防世急也。

又土地溫涼,高下不同,物性剛柔,飡居亦異。是黃帝興四方之問,岐伯舉四治之能,以訓後賢,開其未悟者,臨病之工,宜須兩審也。

凡傷於寒則為病熱,熱雖甚不死。若兩感於寒而病者必死。

尺寸俱浮者,太陽受病也,當一二日發。以其脈上連風府,故頭項痛,腰脊強。

尺寸俱長者,陽明受病也,當二三日發。以其脈俠鼻、絡於目,故身熱、目疼、鼻乾、不得臥。

尺寸俱弦者,少陽受病也,當三四日發。以其脈循脅絡於耳,故胸脅痛而耳聾。此三經皆受病,未入於府者,可汗而已。

尺寸俱沉細者,太陰受病也,當四五日發。以其脈布胃中絡於嗌,故腹滿而嗌乾。

尺寸俱沉者,少陰受病也,當五六日發。以其脈貫腎絡於肺,繫舌本,故口燥舌乾而渴。

尺寸俱微緩者,厥陰受病也,當六七日發。以其脈循陰器絡於肝,故煩滿而囊縮。此三經皆受病,已入於府,可下而已。

若兩感於寒者,一日太陽受之,即與少陰俱病,則頭痛、口乾、煩滿而渴;二日陽明受之,即與太陰俱病,則腹滿、身熱、不欲食、讝語;三日少陽受之;即與厥陰俱病,則耳聾,囊縮而厥,水漿不入,不知人者,六日死。若三陰三陽、五藏六府皆受病,則榮衛不行,府藏不通,則死矣。其不兩感於寒,更不傳經,不加異氣者,至七日太陽病衰,頭痛少愈也;八日陽明病衰,身熱少歇也;九日少陽病衰,耳聾微聞也;十日太陰病衰,腹減如故,則思飲食;十一日少陰病衰,渴止舌乾,已而嚏也;十二日厥陰病衰,囊縱,少腹微下,大氣皆去,病人精神爽慧也。若過十三日以上不間,尺寸陷者,大危。若更感異氣變為他病者,當依舊壞證病而治之。

若脈陰陽俱盛,重感於寒者,變為溫瘧。陽脈浮滑,陰脈濡弱者,更遇於風,變為風溫。陽脈洪數,陰脈實大者,遇溫熱,變為溫毒。溫毒為病最重也。陽脈濡弱,陰脈弦緊者,更遇溫氣,變為溫疫。以此冬傷於寒,發為溫病。脈之變證,方治如說。

凡人有疾,不時即治,隱忍冀差,以成痼疾。小兒女子,益以滋甚。時氣不和,便當早言,尋其邪由,及在腠理,以時治之,罕有不愈者。患人忍之,數日乃說,邪氣入藏,則難可制。此為家有患,備慮之要。

凡作湯藥,不可避晨夜,覺病須臾,即宜便治,不等早晚,則易愈矣。若或差遲,病即傳變,雖欲除治,必難為力。服藥正如方法,縱意違師,不須治之。

凡傷寒之病,多從風寒得之。始表中風寒,入裏則不消矣。未有溫覆而當不消散者,不在證治。擬欲攻之,猶當先解表,乃可下之。若表已解而內不消,非大滿,猶生寒熱,則病不除。若表已解而內不消,大滿大實,堅有燥屎,自可除下之,雖四五日,不能為禍也。若不宜下而便攻之,內虛熱入,協熱遂利,煩燥諸變,不可勝數,輕者困篤,重者必死矣。

夫陽盛陰虛,汗之則死,下之則愈;陽虛陰盛,汗之則愈,下之則死。夫如是,則神丹安可以誤發,甘遂何可以妄攻。虛盛之治,相背千里,吉凶之機,應若影響,豈容易哉!況桂枝下咽,陽盛則斃;承氣入胃,陰盛以亡。死生之要,在乎須臾,視身之盡,不暇計日。此陰陽虛實之交錯,其候至微,發汗吐下之相反,其禍至速,而醫術淺狹,懵然不知病源,為治乃悞,使病者殞歿,自謂其分,至今冤魂塞於冥路,死屍盈於曠野,仁者鑒此,豈不痛歟!

凡兩感病俱作,治有先後,發表攻裏,本自不同,而執迷妄意者,乃云神丹、甘遂合而飲之,且解其表,又除其裏,言巧似是,其理實違。夫智者之舉錯也,常審以慎;愚者之動作也,必果而速。安危之變,豈可詭哉!世上之士,但務彼翕習之榮,而莫見此傾危之敗。惟明者居然能護其本,近取諸身,夫何遠之有焉。

凡發汗,溫服湯藥,其方雖言日三服,若病劇不解,當促其間,可半日中盡三服。若與病相阻,即便有所覺。重病者,一日一夜當晬時觀之。如服一劑,病證猶在,故當復作本湯服之。至有不肯汗出,服三劑乃解;若汗不出者,死病也。

凡得時氣病,至五六日,而渴欲飲水,飲不能多,不當與也。何者?以腹中熱尚少,不能消之,便更與人作病也。至七八日,大渴欲飲水者,猶當依證與之。與之常令不足,勿極意也。言能飲一斗,與五升。若飲而腹滿,小便不利,若喘若噦,不可與之。忽然大汗出,是為自愈也。

凡得病,反能飲水,此為欲愈之病。其不曉病者,但聞病飲水自愈,小渴者乃強與飲之,因成其禍,不可復數。

凡得病,厥脈動數,服湯藥更遲,脈浮大減小,初躁後靜,此皆愈證也。

凡治溫病,可刺五十九穴。又身之穴三百六十有五,其三十九穴灸之有害,七十九穴刺之為災,并中髓也。

凡脈四損,三日死。平人四息,病人脈一至,名曰四損。脈五損,一日死。平人五息,病人脈一至,名曰五損。脈六損,一時死。平人六息,病人脈一至,名曰六損。

脈盛身寒,得之傷寒;脈虛身熱,得之傷暑。脈陰陽俱盛,大汗出不解者死。脈陰陽俱虛,熱不止者死。脈至乍疏乍數者死。脈至如轉索者,其日死。讝言妄語,身微熱,脈浮大,手足溫者生。逆冷,脈沉細者,不過一日死矣。此以前是傷寒熱病證候也。

莊子 逍遙遊

逍遙遊原文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大,不知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

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大舟也無力。覆杯水於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而風斯在下矣,而後乃之培風,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者,而後乃今將圖南。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搶榆枋(而止),時則不至而控於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適莽蒼者,三餐而反,腹猶果然;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之二蟲,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眾人匹之,不亦悲乎!

湯之問棘也是已:「窮髮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為鯤。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雲,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絕雲氣,負青天,然後圖南,且適南冥也。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適也?我騰躍而上,不過數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而彼且奚適也?』」此小大之辯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鄉,德合一君,而徵一國者,其自視也亦若此矣。而宋榮子猶然笑之。且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之竟,斯已矣;彼其於世,未數數然也。雖然,猶有未樹也。夫列子御風而行,冷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後反;彼於致福者,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堯讓天下於許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其於澤也,不亦勞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猶尸之,吾自視缺然,請致天下。」許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猶代子,吾將為名乎?名者,實之賓也,吾將為賓乎?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歸休乎!君。予無所用天下為。庖人雖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肩吾問於連叔曰:「吾聞言於接輿,大而無當,往而不返。吾驚怖其言,猶河漢而無極也;大有逕庭,不近人情焉。」連叔曰:「其言謂何哉?」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疪癘而年穀熟。吾以是狂而不信也。」連叔曰:「然,瞽者無以與乎文章之觀,聾者無以與乎鐘鼓之聲。豈唯形骸有聾盲哉!夫知亦有之。是其言也,猶時汝也。之人也,之德也,將旁礡萬物以為一,世蘄乎亂,孰弊弊焉以天下為事!之人也,物莫之傷,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而土焦而不熱。是其塵垢秕糠,將猶陶鑄堯、舜者也,孰肯以物為事!」

宋人資章甫而適諸越,越人斷髮文身,無所用之。堯治天下之民,平海內之政,往見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陽,窅然喪其天下焉。

惠子謂莊子曰:「魏王貽我以大瓠之種,我樹之成,而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也。剖之以為瓢,則瓠落無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為其無用而掊之。」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矣,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洴澼洸為事。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洸,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請與之。』客得之,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洸,則所用之異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不用,眾所同去也。」莊子曰:「子獨不見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不辟高下,中於機辟,死於岡罟。今夫犛牛,其大若垂天之雲,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備急千金要方 卷二十六 食治方

備急千金要方 卷二十六 食治方
唐 孫思邈
序論第一
仲景曰︰人體平和,唯須好將養,勿妄服藥。藥勢偏有所助,令人臟氣不平,易受外患。夫含氣之類,未有不資食以存生,而不知食之有成敗,百姓日用而不知,水火至近而難識,余。 《河東衛汛記》曰︰扁鵲云;人之所依者,形也。亂於和氣者,病也。理於煩毒者,藥也。濟命撫危者,醫也。安身之本,必資於食。救疾之速,必憑於藥。不知食宜者,不足以存生也。不明藥忌者,不能以除病也。是故食能排邪而安臟腑,悅神爽志以資血氣。若能用食平 釋情遣疾者,可謂良工。長年餌老之奇法,極養生之術也。夫為醫者,當須先洞曉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療不愈,然後命藥。藥性剛烈,猶若御兵。兵之猛暴,豈容妄發,發用乖宜,損傷處眾。藥之投疾,殃濫亦然。高平王熙稱︰食不欲雜,雜則或有所犯,有所犯者,或有所傷,或當時雖無災苦,積久為人作患。又食啖 肴,務令簡少。魚肉果實取益人者,而食之。凡常飲食,每令節儉。若貪味多餐,臨盤大飽,食訖覺腹中膨脹短氣,或至暴疾,仍為霍亂。又夏至以後迄至秋分,必須慎肥膩餅 酥油之屬,此物與酒漿、瓜果理極相妨。夫在身所以多疾者,皆因春夏取冷太過,飲食不節故也。又魚 諸腥冷之物,多損於人,斷之益善。乳酪酥等常食之,令人有筋力膽干,肌體潤澤。卒多食之,亦令臚脹泄利,漸漸自已。

黃帝曰︰五味入於口,各有所走,各有所病。酸走筋,多食酸令人癃,不知何以然?少俞曰︰酸入胃也,其氣澀以收也。上走兩焦,兩焦之氣澀,不能出入,不出即流於胃中,胃中和溫,即下注膀胱,膀胱走胞,胞薄以軟,得酸則縮卷,約而不通,水道不利,故癃也。

陰者積(一鹹走血,多食鹹令人渴,何也?答曰︰鹹入胃也,其氣走中焦,注於諸脈。脈者血之所走也,與鹹相得即血凝,凝則胃中汁泣,汁泣則胃中乾渴。(《甲乙》云︰凝則胃中汁注之,注之則胃中竭。)渴則咽路焦,焦故舌乾喜渴。血脈者中焦之道也。故鹹入胃走於血。(皇甫士安云︰腎合三焦之脈,雖屬肝心,而為中焦之道,故鹹入而走血也。) 辛走氣,多食辛令人慍心,何也?答曰︰辛入胃也。其氣走於上焦,上焦者受使諸氣,而榮諸陽者也。薑韭之氣熏至榮衛,不時受之,卻溜於心下,故慍慍痛也。辛味與氣俱行,故辛入胃而走氣,與氣俱出,故氣盛也。

苦走骨,多食苦令人變嘔,何也?答曰︰苦入胃也,其氣燥而涌泄,五穀之氣皆不勝苦。苦入下脘,下脘者三焦之道,皆閉則不通,不通故氣變嘔也。齒者骨之所終也,故苦入胃而走骨,入而複出。齒必黧疏。(皇甫士安云︰水火相濟,故骨氣通於心。) 甘走肉,多食甘令人惡心,何也?答曰︰甘入胃也,甘氣弱劣,不能上進於上焦,而與谷俱留於胃中,甘入則柔緩,柔緩則蛔動,蛔動則令人惡心。甘氣外通於肉,故甘走肉,則肉多粟起而胝。(皇甫士安云︰其氣外通於皮,故曰甘入走皮矣。皮者肉之蓋,皮雖屬肺,與肉連體,故甘潤肌肉並於皮也。) 黃帝問曰︰谷之五味所主,可得聞乎?伯高對曰︰夫食風者則有靈而輕舉,食氣者則和靜而延壽,食穀者則有智而勞神,食草者則愚痴而多力,食肉者則勇猛而多嗔。是以肝木青色宜酸,心火赤色宜苦,脾土黃色宜甘,肺金白色宜辛,腎水黑色宜鹹。內為五臟,外主五行,色配五方。

五臟所合法︰肝合筋,其榮爪。心合脈,其榮色。脾合肉,其榮唇。肺合皮,其榮毛。腎合骨,其榮發。

五臟不可食忌法︰多食酸則皮槁而毛夭,多食苦則筋縮而爪枯,多食甘則骨痛也髮落,多食辛則肉胝而唇寒,多食鹹則脈凝泣而色變。

五臟所宜食法︰肝病則食麻、犬肉、李、韭。心病宜食麥、羊肉、杏、薤。脾病宜食稗米、問》云︰肝色青宜食甘,粳米,牛肉、棗、葵皆甘。心色赤宜食酸,小豆,犬肉、李、韭皆酸。肺色白宜食苦,麥、羊肉、杏、薤皆苦。脾色黃宜食鹹,大豆、豕肉、栗、藿皆鹹。

腎色黑宜食辛,黃黍、雞肉、桃、蔥皆辛。) 五味動病法︰酸走筋,筋病勿多食酸。苦走骨,骨病勿多食苦。甘走肉,肉病勿多食甘。辛走氣,氣病勿多食辛。鹹走血,血病勿多食鹹。

五味所配方︰

米飯甘(《素問》云︰粳米甘) 麻酸(《素問》云︰小豆酸) 大豆鹹 麥苦 桃辛 棗甘 李酸 栗鹹 杏苦 黃黍辛 葵甘 韭酸 藿鹹 薤苦 蔥辛 牛甘 犬酸 豕鹹 羊苦 雞辛。

五臟病五味對治法︰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酸瀉之,禁當 風。心苦緩,急食酸以收之。心欲軟,急食鹹以軟之,用甘瀉之,禁溫食、濃衣。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用苦瀉之,禁溫食飽食,濕地濡衣。肺苦氣上逆息 者,急食苦以瀉之。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辛瀉之,禁無寒飲食、寒衣。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開腠理,潤致津液通氣也。腎欲堅,急食苦以結之,用鹹瀉之,無犯 □,無熱衣、溫食。是以毒藥攻邪,五穀為養,五肉為益,五果為助,五菜為充。精以食氣,氣養精以榮色。形以食味,味養形以生力。此之謂也。神藏有五,五五二十五種。形藏有四方、四時、四季、四肢。共為五九四十五,以此輔神,可長生、久視也。精順五氣以為靈也,若食氣相惡,則傷精也。形受味以成也,若食味不調,則損形也。是以聖人先用食禁以存性,後製藥以防命也。故形不足者溫之以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氣味溫補以存形精。岐伯曰︰

陽為氣,陰為味,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精,精歸化,精食氣,形食味,化生精,氣生形。

味傷形,氣傷精。精化為氣,氣傷於味。陰味出下竅,陽氣出上竅。味濃者為陰,味薄者為陰之陽。氣濃者為陽,氣薄者為陽之陰。味濃則泄,薄則通流。氣薄則發泄,濃則閉塞。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壯火食氣,氣食少火。壯火散氣,少火生氣。味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涌泄為陰。陰勝則陽病,陽盛則陰病。陰陽調和,則平安。春七十二日省酸增甘以養脾氣,夏七十二日省苦增辛以養肺氣,秋七十二日省辛增酸以養肝氣,冬七十二日省鹹增苦以養心氣,季月各十八日省甘增鹹以養腎氣。

牛奶如何轉化為奶粉?

製作奶粉的過程是一項有趣的操作。牛奶來自分散在農村的奶牛場。每天早上,大型油罐車停在每個奶牛場並收集過去一天積累的牛奶。 然後它被運送到奶油廠。

一旦它到達奶油廠,就會通過一個過濾器並放入一個儲罐。當它等待它完成第一階段的處理時,它會通過一系列測試來確保它符合質量標準。

牛奶首先進入蒸發器,其中大約三分之一的水被除去。 蒸發器直徑約4英尺,高6層。蒸發器上放有部分真空,將沸點降至約135華氏度。這有兩個重要原因。首先,它可以使牛奶中的水在足夠低的溫度下蒸發,從而不會損壞牛奶。其次,它大大降低了成本。 如果包含乳脂,新鮮的原料乳含有約12%的固體。 在蒸發過程中,除去牛奶中的水直至固體增加至50%。

在蒸發過程中,將牛奶進行巴氏消毒。巴氏殺菌過程可以減少細菌含量,而不會將牛奶加熱到損壞的程度。 如果你試圖在家裡加熱牛奶加熱到足以達到這個目的,你就會燒焦牛奶。在奶油中,牛奶通過小管子,在那裡加熱到175華氏度的所需溫度僅20秒,然後立即強製冷卻,以防止牛奶被損壞。

分離牛奶:從蒸發器中,牛奶通過分離器,去除奶油或乳脂。將乳脂置於單獨的儲罐中以備後用。脫脂牛奶現在移動到標準化的罐子裡。

標準化牛奶:牛奶分離後,標準化,這意味著牛奶的不同成分自動混合,直到我們有一致的產品。每批必須完全相同。例如,在我們的全脂奶操作中,牛奶必須含有8.8%的固體和3.4%的乳脂,其總固體含量為12.2%。根據一年中的季節和其他環境條件,這些水平直接來自奶牛場的原料奶中波動。如果固體含量低於8.8%,我們濃縮直至達到所需的乳固體百分比。 然後我們添加3.4%乳脂。當顧客購買一加侖全脂牛奶時,它的成分將與我們生產的其他每一罐全脂牛奶完全一樣。 如果我們製作2%或1%的牛奶,那麼在包裝之前只將這一量的乳脂加入到牛奶中。 在標準化過程中,甚至檢查牛奶中的一些維生素,以確保它們符合我們的標準。 通過這種方式,客戶可以獲得一種永不改變的健康,健康的產品。

剩餘的蒸發的煉乳變成奶粉。根據我們客戶的需求,我們將這種牛奶標準化,乳脂含量從低至1%到30%脂肪不等。 然而,我們生產的大部分奶粉是非脂奶或全脂奶粉,其在重新配製後含有0%至28.5%的乳脂。用肉眼看不到這兩種粉末之間的區別是不可能的。 但味道差異很大。 在煉乳標準化後,下一站是乾燥塔。

將濃縮牛奶轉變為奶粉:兩種類型的干燥是噴嘴和新的霧化系統。今天仍有許多噴霧乾燥器在運行。 這些乾燥塔或乾燥機是22英尺直徑的罐,可以在空中上升12層。在塔的頂部是四個噴嘴,將精細的濃縮乳霧噴射到400華氏度的旋轉空氣中。當牛奶滴落下時,旋轉的空氣迅速將水從牛奶滴中除去,直到剩下的是一小塊奶粉,其粒度不比一點塵埃大。 當它下降時,空氣冷卻到大約250華氏度,直到它進入塔底部的漏斗形料斗中,然後將其移除。 操作人員可以通過控制塔內的旋轉空氣來小心控製成品的水分含量。

在這裡,我們使用較新的兩級緊湊型烘乾機。不像噴霧塔那樣使用噴嘴噴灑牛奶,而是以極高的速度轉動霧化輪使牛奶霧化。 這樣可以將牛奶精細霧化成比噴嘴更精細的液滴。雖然我們的緊湊型乾燥機與噴霧乾燥塔的直徑大約相同,大約20英尺,但它只有3層高,是噴霧塔的1/4。這種干燥機被稱為NIRO“緊湊型”乾燥系統,因為它雖然高3層,但與噴霧乾燥塔相比仍然緊湊。 因為霧化輪中的液滴小得多,所以它們在緊湊的干燥器中乾燥得更快。在緊湊型乾燥機中,乾奶落在“流化床”上。 對於外行人來說,這個詞可能會產生誤導,因為沒有水或任何其他液體。 它被稱為流化床,因為它不斷地搖動或振動,並且鋪設在其上的奶粉處於恆定的“流體”運動或攪拌。此時,客戶想要的任何添加劑都添加到攪拌奶粉中。常見的添加劑是維生素,礦物質,卵磷脂或乳糖以及其他化合物。流化床的連續攪拌作用將這些添加劑精細地混合到奶粉中。在這個階段,我們有定期的脫水奶粉。

將普通奶粉變成速食牛奶:它也在乾燥塔中,常規牛奶變成速溶牛奶。這可以“即時”完成。 首先,將不超過0.2%的卵磷脂噴灑在已從其餘牛奶中篩出的較細的干燥乳顆粒上。卵磷脂使奶粉溶解得更好。然後將其移回乾燥塔的頂部並進入塔頂部附近的霧化器將濃縮乳分解成微小液滴的位置。當乾燥和濕潤顆粒混合在一起時,濕顆粒粘附在乾燥顆粒上,同時形成氣穴。 當較大的顆粒通過旋轉的空氣落下時,它會乾燥。這個過程為您提供更輕的產品,更容易被水滲透。在營養方面,即食奶粉和普通奶粉之間的差別很小。它實際上是相同的產品,只是速溶奶粉密度較低,在水中更容易混合。雖然卵磷脂是一種非常健康的食物,但是在速溶牛奶中添加的量不足以顯示兩者之間營養數據表的任何差異。關於味道,你也不應該分辨它們之間的區別。

該過程的最後一步是將其打包用塑料襯裡的袋子。然後他們重新包裝它以便長期儲存。

論大醫習業 論大醫精誠

《備急千金要方》

作者:孫思邈。朝代:唐。西元652年。

卷一 諸論

論大醫習業第一
凡欲為大醫,必須諳《素問》、《甲乙》、《黃帝針經》、明堂流註、十二經脈、三部九候、五臟六腑、表裡孔穴、本草藥對,張仲景、王叔和、阮河南、範東陽、張苗、靳邵等諸部經方,又須妙解陰陽祿命,諸家相法,及灼龜五兆、《周易》六壬,並須精熟,如此乃得為大醫。若不爾者,如無目夜遊,動致顛殞。次須熟讀此方,尋思妙理,留意鑽研,始可與言於醫道者矣。又須涉獵群書,何者?若不讀五經,不知有仁義之道。不讀三史,不知有古今之事。不讀諸子,睹事則不能默而識之。不讀《內經》,則不知有慈悲喜舍之德。不讀《莊》《老》,不能任真體運,則吉兇拘忌,觸塗而生。至於五行休王,七耀天文,並須探賾。若能具而學之,則於醫道無所滯礙,盡善盡美矣。

論大醫精誠第二
張湛曰︰夫經方之難精,由來尚矣。今病有內同而外異,亦有內異而外同,故五臟六腑之盈虛,血脈榮衛之通塞,固非耳目之所察,必先診候以審之。而寸口關尺有浮沈弦緊之亂,腧穴流註有高下淺深之差,肌膚筋骨有濃薄剛柔之異,唯用心精微者,始可與言於茲矣。今以至精至微之事,求之於至粗至淺之思,其不殆哉﹗ 若盈而益之,虛而損之,通而徹之,塞而壅之,寒而冷之,熱而溫之,是重加其疾而望其生,吾見其死矣。故醫方卜筮,藝能之難精者也。既非神授,何以得其幽微。世有愚者,讀方三年,便謂天下無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無方可用。故學人必須博極醫源,精勤不倦,不得道聽途說,而言醫道已了,深自誤哉。

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若有疾厄來求救者,不得問其貴賤貧富,長幼妍媸,怨親善友,華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亦不得瞻前顧後,自慮吉兇,護惜身命,見彼苦惱,若己有之,深心淒愴,勿避險巇,晝夜寒暑,飢渴疲勞,一心赴救,無作功夫形跡之心。如此可為蒼生大醫。反此則是含靈巨賊。自古名賢治病,多用生命以濟危急,雖曰賤畜貴人,至於愛命,人畜一也。損彼益己,物情同患,況於人乎?夫殺生求生,去生更遠,吾今此方,所以不用生命為藥者,良由此也。

其虻蟲、水蛭之屬,市有先死者,則市而用之,不在此例。只如雞卵一物,以其混沌未分,必有大段要急之處,不得已隱忍而用之,能不用者,斯為大哲亦所不及也。其有患瘡痍下痢,臭穢不可瞻視,人所惡見者,但發慚愧、淒憐、憂恤之意,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是吾之志也。

夫大醫之體,欲得澄神內視,望之儼然,寬裕汪汪,不皎不昧,省病診疾,至意深心,詳察形候,纖毫勿失,處判針藥,無得參差。雖曰病宜速救,要須臨事不惑,唯當審諦覃思,不得於性命之上,率爾自逞俊快,邀射名譽,甚不仁矣。又到病家,縱綺羅滿目,勿左右顧眄,絲竹湊耳,無得似有所娛,珍饈叠薦,食如無味,醽醁兼陳,看有若無。所以爾者,夫一人向隅,滿堂不樂,而況病患苦楚,不離斯須,而醫者安然歡娛,傲然自得,茲乃人神之所共恥,至人之所不為,斯蓋醫之本意也。

夫為醫之法,不得多語調笑,談謔喧嘩,道說是非,議論人物,炫耀聲名,訾毀諸醫,自矜己德。偶然治瘥一病,則昂頭戴面,而有自許之貌,謂天下無雙,此醫人之膏肓也。老君曰︰人行陽德,人自報之;人行陰德,鬼神報之。人行陽惡,人自報之;人行陰惡,鬼神害之。尋此二途,陰陽報施豈誣也哉。所以醫人不得恃己所長,專心經略財物,但作救苦之心,於冥運道中,自感多福者耳。又不得以彼富貴,處以珍貴之藥,令彼難求,自炫功能,諒非忠恕之道。志存救濟,故亦曲碎論之。學者不可恥言之鄙俚也。

備急千金要方 卷二十七 養性 養性序第一

備急千金要方 卷二十七 養性

唐 孫思邈

養性序第一

夫養性者,欲所習以成性,性自為善,不習無不利也。性既自善,內外百病自然不生,禍亂災害亦無由作,此養性之大經也。善養性者則治未病之病,是其義也。故養性者,不但餌藥餐霞,其在兼於百行,百行周備,雖絕藥餌足以遐年。德行不充,縱服玉液金丹未能延壽。故老子曰︰善攝生者,陸行不遇虎兕,此則道德之指也,豈假服餌而祈遐年哉。聖人所以製藥餌者,以救過行之人也。故愚者抱病歷年而不修一行,纏 沒齒終無悔心。此其所以歧和長逝,彭跗永歸,良有以也。嵇康曰︰養生有五難,名利不去為一難,喜怒不除為二難,聲色不去為三難,滋味不絕為四難,神慮精散為五難。五者必存,雖心希難老,口誦至言,咀嚼英華,呼吸太陽,不能不回其操,不夭其年也。五者無於胸中,則信順日躋,道德日全,不祈善而有福,不求壽而自延,此養生之大旨也。然或有服膺仁義,無甚泰之累者,抑亦其亞歟。

黃帝問於岐伯曰︰余聞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今時之人,年至半百而動作皆衰者,時代異耶?將人失之也?岐伯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則陰陽,和於術數,飲食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今時之人則不然,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御神,務避之有時,恬澹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是以其志閑而少欲,其心安而不懼,其形勞而不倦,氣從以順,各從其欲,皆得所願。故甘其食,美其服,樂其俗,高下不相慕,故其民曰朴,是以嗜欲不能勞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賢不肖不懼於物,合於道數,故皆能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是以人之壽夭在於撙節,若消息得所,則長生不死,恣其情欲,則命同朝露也。岐伯曰︰人年四十而陰氣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體重耳目不聰明矣。年六十陰痿,氣力大衰,九竅不利,下虛上實,涕泣俱出矣。故曰︰知之則強,不知則老。故同出名異,智者察同,愚者察異。愚者不足,智者有餘。有餘則耳目聰明,身體強健,年老複壯,壯者益理。是以聖人為無為之事,樂恬淡之味,能縱欲快志,得虛無之守,故壽命無窮,與天地終。此聖人之治身也。

春三月此為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夜臥早起,廣步於庭,被發緩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殺,與而勿奪,賞而勿罰,此春氣之應,養生之道也。逆之則傷肝。夏為寒為變,則奉長者少。

夏三月此為蕃莠,天地氣交,萬物華實,夜臥早起,毋厭於日,使志無怒,使華英成秀,使氣得泄,若所愛在外,此夏氣之應,養長之道也。逆之則傷心。秋為 瘧,則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秋三月此為容平,天氣以急,地氣以明,早臥早起,與雞俱興,使志安寧,以緩秋刑,收斂神氣,使秋氣平,毋外其志,使肺氣清,此秋氣之應,養收之道也。逆之則傷肺。冬為飧泄,則奉藏者少。

冬三月此為閉藏,水冰地坼,無擾乎陽,早臥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溫,毋泄皮膚,使氣亟奪。此冬氣之應,養藏之道也。逆之則傷腎。

春為痿厥,則奉生者少。

天有四時五行,以生長收藏,以寒暑燥濕風。人有五臟,化為五氣,以生喜怒悲憂恐,故喜怒傷氣,寒暑傷形,暴怒傷陰,暴喜傷陽。故喜怒不節,寒暑失度,生乃不固,人能 依時攝養,故得免其夭枉也。

仲長統曰︰王侯之宮,美女兼千。卿士之家,侍外家數百。晝則以醇酒淋其骨髓,夜則房室輸其血氣,耳聽淫聲,目樂邪色,宴內不出,游外不返。王公得之於上,豪傑馳之於下,及至生產不時,字育太早,或童孺而擅氣,或疾病而構精,精氣薄惡,血脈不充,既出胞臟,養護無法,又蒸之以綿纊,爍之以五味,胎傷孩病而脆,未得堅剛,複縱情欲,重重相生,病病相孕,國無良醫,醫無審術,奸佐其間,過謬常有,會有一疾,莫能自免。當今少百歲之人者,豈非所習不純正也。

抱朴子曰︰或問所謂傷之者,豈色欲之間乎?答曰︰亦何獨斯哉。然長生之要,其在房中,上士知之,可以延年除病,其次不以自伐。若年當少壯,而知還陰丹以補腦,采七益於長俗。(一作谷)者,不服藥物,不失一二百歲也,但不得仙耳。不得其術者,古人方之於凌杯以盛湯,羽苞之蓄火,又且才所不逮而強思之傷也,力所不勝而強舉之傷也,深憂重恚傷也,悲哀憔悴傷也,喜樂過度傷也,汲汲所欲傷也,戚戚所患傷也,久談言笑傷也,寢息失時傷也,挽弓引弩傷也,沉醉嘔吐傷也,飽食即臥傷也,跳走喘乏傷也,歡呼哭泣傷也。陰陽不交傷也積傷至盡,盡則早亡,盡則非道也。故養性之士,唾不至遠,行不疾走,耳不極聽,目不極視,坐不久處,立不至疲,臥不至 。先寒而衣,先熱而解。不欲極飢而食,食不可過飽。不欲極渴而飲,飲不欲過多。不欲啖生冷,不欲飲酒當風,不欲數數沐浴,不欲廣志遠願,不欲規造異巧。冬不欲極溫,夏不欲窮涼,不欲露臥星月,不欲眠中用扇,大寒大熱、大風大霧皆不得冒之。五味不欲偏多,故酸多則傷脾,苦多則傷肺,辛多則傷肝,鹹多則傷心,甘多則傷腎,此五味克五臟五行,自然之理也。凡言傷者,亦不即覺也,謂久則損壽耳。是以善攝生者,臥起有四時之早晚,興居有至和之常製,調利筋骨有俯仰之方,祛疾閑邪有吐納之術,流行營衛有補瀉之法,節宣勞逸有與奪之要。忍怒以全陰,抑喜以養陽。

然後先服草木以救虧缺,後服金丹以定無窮,養性之理盡於此矣。

夫欲快意任懷,自謂達識知命,不泥異端,極情肆力,不勞持久者,聞此言也,雖風之過耳,電之經目,不足喻也。雖身枯於留連之中,氣絕於綺紈之際,而甘心焉,亦安可告之以養性之事哉,非唯不納,乃謂妖訛也,而望彼信之,所謂以明鑒給 瞽,以絲竹娛聾夫者也。

魏武與皇甫隆令曰︰聞卿年出百歲,而體力不衰,耳目聰明,顏色和悅,此盛事也。所服食施行導引,可得聞乎?若有可傳,想可密示封內。隆上疏對曰︰臣聞天地之性,唯人為貴。人之所貴,莫貴於生。唐荒無始,劫運無窮。人生其間,忽如電過,每一思此,罔然心熱,生不再來,逝不可追,何不抑情養性以自保。惜今四海垂定,太平之際又當須展才布德當由萬年。萬年無窮,當由修道,道甚易知,但莫能行。臣嘗聞道人蒯京已年一百七十八,而甚丁壯,言人當朝朝服食玉泉、琢齒,使人丁壯有顏色,去三蟲而堅齒。玉泉,口中唾也。

朝嵇康曰︰穰歲多病,飢年少疾,信哉不虛。是以關中土地,俗好儉嗇,廚膳肴饈,不過菹醬而已,其人少病而壽。江南嶺表,其處饒足,海陸 肴,無所不備,土俗多疾而人早夭。

北悶,赤露眠臥,宿食不消,未逾期月,大小皆病,或患霍亂腳氣脹滿,或寒熱瘧痢惡核疔腫,或癰疽痔漏,或偏風猥退,不知醫療以至於死。凡如此者,比肩皆是,唯云不習水土,都不知病之所由。靜言思之,可為太息者也。學人先須識此,以自誡慎。

抱朴子曰︰人之一身,猶一國之象也。胸腹之位,猶宮室也。四肢之列,猶郊境也。骨節之分,猶百宮也。神猶君也,血猶臣也,氣猶民也,知治身則能治國也。夫愛其民,所以安其國。惜其氣,所以全其身。民散則國亡,氣竭則身死。死者不可生也,亡者不可存也。

是以至人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疾。醫之於無事之前,不追於既逝之後。夫人難養而易危也,氣難清而易濁也,故能審威德所以保社稷,割嗜欲所以固血氣,然後真一存焉,精神守焉,百病卻焉,年壽延焉。